大王

▄█▀█●杂食

梦回秦时盖聂篇 上 (双卫主 隐聂卫向)

破晓浮生(月下十七):

梦回秦时盖聂篇 上 (双卫主 隐聂卫向)


盖聂当年第一次见到卫庄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想要压着师傅一起上门负荆请罪!


其实也怪不得他,一个容貌俊秀的少年脸色苍白全无意识的躺在自己的竹榻上,而他的师傅却一脸纠结的指着人说这是他的师弟……


任谁都会觉得是自己的师傅做出了什么恶事!比如偶遇良家小公子天资出众惊为天人,因收徒被拒,遂打晕带走之类的……


看着心爱弟子那一脸怒其不争的表情,鬼谷子险些气血逆流。这臭小子将自己师傅当成什么了!简直就是个“孽徒”!


然而鬼谷子忘记了……


当年就是被自家师傅用一个肉包拐走的小乞儿聂自然有怀疑他的理由。


在鬼谷子费尽心力终于让徒儿相信了自己的清白后,他命里的另一个“孽徒”,也终于清醒了过来。


周身带着难言的贵气,五官如雕琢一般堪称精致。棕色的齐肩短发,额前的鬓发却是奇异的银白。一双宛若月华的银眸冷冽寒凉……


眼前的少年便是他的师弟卫庄,鬼谷横剑传人,也是三年后注定会与他一决生死之人……


盖聂自幼在鬼谷长大,几乎从未和同龄的人相处过。他也曾试探着表达善意,只是他的这位师弟似乎并不领情……


师傅只告诉他,少年的名字叫做卫庄,是他的师弟,他可以唤少年“小庄”。


盖聂不曾问过师弟究竟来自何方,鬼谷子曾言卫庄出身显赫,只是遭逢变故才会来此习武。希望盖聂能多照顾他一些……


师傅的话盖聂只信一半,不可否认的是,他的这位师弟确实教养极好。虽然冷淡,面对鬼谷子时却也会恭敬的行礼。虽不喜他近身,却也会端正的叫他“师哥”。


然而越是相处,盖聂就越是觉得,他的师弟其实就还是个尚未长大的孩子。


他不挑食,粗茶淡饭也能面不改色的吃下去。只是那紧蹙的眉心,怎么看都带着几分委屈。


看他这个样子盖聂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会有一种暴殄天物之感,就好像本该在皇庭内院锦衣玉食的高贵猫咪却被他养在了草窝里一般。


卫庄从来不说,盖聂自己却是有些坐不住了。


最先发现变化的是鬼谷子,他的大徒儿原本是个极其随遇而安的性子,衣裳能够蔽体就好,食物能够填饱肚子就行……


作息更是简单明了,除了生存所需,他的人生里似乎只有习剑。而现在……


“聂儿?”鬼谷子走进徒儿的房间,小徒弟不知所踪,大徒儿正捧着一本书细细研读。


鬼谷子为弟子如此用功而心下大慰,谁料待他走近一看,却险些背过气去!


《厨神秘传》?这是什么东西!


看不待鬼谷子质问,他的小徒儿就推门进来了。鬼谷子只见他的大徒儿这才发现自家师傅的存在,匆忙的行了个礼,然后一把将小徒儿拉进了内室。


卫庄刚刚沐浴归来,身上还带着寒凉的水气,盖聂将架子上的洁净布巾取下放入师弟手中。


刚对师傅行完礼就被拉入内室,卫庄的眉心带着一丝不豫。然而塞入手中的洁净布巾还有耳边那一刻未停的关怀絮语,让那些许气闷顷刻消散。


“嗯?这是什么?”望着手中凉滑的衣料,卫庄的眼中带着疑问。


鬼谷的弟子服是统一在山下的一家成衣铺定做的,商铺的主人是鬼谷子的老相识。他总是劝说鬼谷子对徒儿好一些,那些粗布衣衫穿在身上怎么也不会舒服。鬼谷又不缺银钱,何必那么小气。而鬼谷子听了也很是无奈,因为他们的一应生活用具都是盖聂负责采买的。在他那个徒儿的眼中并无好坏之分,只分能不能用。而作师傅的也不好插手,商铺主人听完只能摇头轻叹……


是以当盖聂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还要求用店内最好色布匹赶制几套弟子服时,商铺老板的第一反应是探出头看看外面是不是要变天了!


待问明是要给谷鬼子新收下的小徒儿裁衣时,商铺老板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慈爱的笑容。真是一个好孩子……


商铺老板只收了一份银钱,却将服饰做了两套。三件黑色,三件白色。这是他送给好孩子的礼物……


卫庄出身韩宫,眼光自是极好的,手上的这套衣衫怕是价值不菲。只是前些时日他入门之时鬼谷子就已发下了弟子服,那么这些又是何意!


“师哥?”见盖聂沉默着的看着自己,卫庄只好叹息着将手中的衣衫展开。玄色的衣衫上以银线叠绣着代表鬼谷的纹样,银色的腰封,甚至还有与之配套的额带。


“那些布衣,既然不舒服就不要再穿了!”盖聂犹豫了片刻还是开口说道,“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也要告诉我!”


“……”卫庄垂下眼帘,轻轻的抚过手中的衣衫,沉默不语。


“你是我的师弟,是除了师傅外最为亲近之人!”盖聂看着卫庄,突然轻笑了一声。“呵……既然承了你一声‘师哥’,至少得有个兄长的样子!”


“师哥貌似比我还要小上一岁!”卫庄当着盖聂的面将衣衫换上,他轻勾唇角,脸上竟是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


而这……也是他近两年来第一次发自真心的笑出来……


“师哥……谢谢你!”

评论

热度(37)

  1. 大王破晓浮生(月下十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