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王

▄█▀█●杂食

【叶黄】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叶修和黄少天是王杰希撮合的

叶叶喝奶茶:

王杰希视角的叶黄,老王早已看穿一切。


结尾微王喻王,请避雷。






然而喻文州早已看穿一切 


继看到花朵的喻总之后,老王又看到了啥……




01




王杰希的眼睛略暇,一般人都会觉得他能看见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但是王杰希表示他并不是阴阳眼,也不能看见什么精怪鬼神。


可是他却能真实地看到一些东西,从一个人的指尖蔓延到另一个人的指尖,那是一条只有他能看到的红线。


初中的时候他看见班级里的班花和班长指尖牵着一条红线,后来他们就早恋了。


再后来邻居夫妇手上的红线突然就消失了,王杰希和父亲说:他们感情已经消失了,还被父亲教训是在瞎说,后来他们就离婚了。


所以说,王杰希长了一双月老眼。






02




王杰希和喻文州、黄少天的初遇是在百花对战嘉世的观众席上,三个少年从搭话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他们纠缠一生。


他们是场上的对手,约定一起出道,在赛场上决一胜负。


然后这两个人就放了他鸽子。


王杰希虽然不服气,但是他们的确是他最好的对手之一,不过他还有一个更加想要打败的对手那就是嘉世,具体来说是叶秋。


然后某一天他发现了红线。


第4赛季,微草和嘉世主场比完赛,在后台看见了一直神龙不见尾的叶秋,他没有粉丝嘴里传的那么玄乎,只是很普通的样子,就是比一般的宅男帅上一些。


叶秋坐在后台走廊那边的椅子上,指尖夹着一根香烟,但是没有点上,其实在联盟内部中就有传说叶秋喜欢抽烟,这本来并不稀奇,但是王杰希却看见了叶秋小拇指上面缠着的红线,绕了两圈,从他的手腕垂下,拖到地上,延伸到了走廊的另一边。


“……”


叶秋也看见了王杰希,他笑道:“王大眼小同志,怎么看起来那么严肃?”


“没有,我只是猜测前辈你是不是恋爱了。”


这次轮到叶秋没有话说了,呵呵一声:“瞎说什么呢。”不过看叶秋的表情也不像是在瞎说,王杰希只把他当做是缘分开始,还没有真正的发芽。


“与其现在想着有的没的,还是在接下来的比赛上好好努力吧。”这样刹一听像是前辈在对后辈严加教育了。


王杰希其实想说:他没有想有的没的,只是他第一次在职业选手的手上看到这个红线,一时间好奇而已。


在谈论到叶秋的时候总是蒙上一层神秘的色彩,其实他也是凡人,看见红线的时候他吓了一大跳。


“我没有想其他的事情。”王杰希虽然才19岁,但是会比同龄人成熟太多,再加上刚出道就继承了队长的位置,有时候说话就像个小大人,不悲不喜,沉稳。


叶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打火机,因为在内室还不能抽烟,只能拿在手里把玩,这烟抽多了,也就上瘾了。


“可是你一直都盯着我的手看,是因为成年了想尝尝看抽烟的滋味呢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叶秋的声音总是懒洋洋的,但是因为烟龄时间还不长,声音还算清朗,倒是让王杰希一惊,叶秋这人观察实在是太强了。


王杰希否认:“没有,你看错了。”


“呵呵。”


有几个穿着嘉世服装走出休息室,“叶队,不去集合吗?”


“走了。”叶秋和王杰希打了个招呼就随着其他的嘉世队员一起离开了。


王杰希看着他的背影,红色的队服都没有他手指上系着的红线鲜艳。




03




走廊那头传来了‘咚咚’的脚步声,人未到声音到了,“老王!原来你在这里,你的副队找你呢。”


一个人朝自己扑过来,接着头结结实实地撞在了自己的脑袋上,来人捂着额头,“呲……老王,你的脑袋还真硬。”


王杰希瞬间什么话都不想说。


“是你先撞上来的,我还没有找你算账。”王杰希摸着额头,面色倒是没有什么变化。


黄少天摸着脑袋,“我是没想到那么久没见面你都长高了。”


王杰希鼻子哼哼。“那是你自己长不高。”


“……我明年绝对长到180,比你高,哼。”


“身高像腌制青花鱼的人没有资格夸下海口。”


“你TM谁身高像青花鱼?你还像金枪鱼嘞!”


“金枪鱼比青花鱼长。”


“……”


王杰希觉得自己其实也挺幼稚的,有时候会忍不住失了分寸,特别是在遇到蓝雨的那两个人。


“其实刚刚碰到方士谦了,方士谦邀请我们去吃京城的小吃,所以来找你,赶紧的。”或许是撞了狠了,黄少天换了个手揉自己的额头,然后王杰希就发现了他手指上缠着的红线。


“……”


“你怎么了?一直盯着我的手看?”


这一个两个的对自己的收怎么那么敏感?


黄少天有恋爱的预兆了,那么最有可能的就是……


“你和喻文州谈恋爱了?”


黄少天面色一冷,嚷嚷道:“你才和喻文州谈恋爱了,虽然我没有之前讨厌他了,但是并不代表我还喜欢上他嘞。你不会脑子被我撞坏了吧?”


“没有。”黄少天的脸色看起来并不是像在掩饰,但是黄少天手指上的红线并非虚假的东西。


和叶秋一样,令人摸不着头脑。


“走了走了。”黄少天推着王杰希超后台走去,“小队长,你的队员们在等你呢。”






04




初次见面时,三个人约定着一起出道,在赛场上一决胜负。


得知不能出道时,黄少天还辗转找到了他,特意发消息说不能出道,很遗憾,下下个赛季,场上见。


但是,黄少天真的出道了。


可是,他现在的状态确实总是追着叶秋跑。


似乎忘记了他们之前说过什么了。




第五赛季他带领微草斩获总决赛冠军,喻文州带领了蓝雨的队员们过来恭喜,黄少天一脸不服输还放言说要在下赛季打败他们。


方士谦勾着黄少天的脖子,哈哈大笑道:“有梦想,不错不错,不过我们是不会输的。”


“呵呵,不过你们今天拿冠军我就不说一些灭你们威风的话了,你们自己队里去庆祝我们就不瞎搀和了,不过要请喝奶茶啊。”


“那当然,小队长请客!”方士谦豪爽道。


王杰希依旧看见了黄少天手指上缠着的红线,顺着手指垂下,长长的一根蔓延到另一边,不知道尽头。


突然,他有一个想法,顺着这根红线走过去,会看到谁?


想到这,他就做了。


他顺着红线走过去,方士谦疑惑地问他:“小队长你怎么了?”


王杰希找了一个借口,“我去一趟盥洗室。”正巧走廊的另一头是盥洗室,他走过去,这根红线很长很长,拐过转角,红线贴着墙和地板的缝隙,再走几步,红线顺着墙面,然后他看见了红线的另一头,同样是缠在了另一个人的指尖上,那人的手很好看、修长。


“我说,王大眼,你鬼鬼祟祟的在做什么?”


红线的主人说话了,他靠着墙壁手里拿着一个没有点燃的烟,“拿了冠军不去庆祝跑到这里干什么?”


王杰希心里知道该说什么,这两个人竟然是一对,他怎么想都想不通。


黄少天这样子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其实内心缜密的很,但是他实在是看不出这两个人有什么相配的地方。


“没有想到你是这样子的人。”王杰希正义的说道。


叶秋不明所以,完全不知道王杰希是什么意思,“啊?”


“黄少天还是个孩子。”


叶秋就更加不懂了,这和老魏的剑客徒弟有什么关系?


不过说这些话的王杰希已经走远了。


黄少天还在原地和喻文州他们唧唧歪歪地说,看到王杰希一脸复杂的表情走过来倒是大笑起来:“怎么回事?你这个纠结的表情是怎么一回事?眼睛就像这样……”黄少天做了一个诡异的表情。


“我倒是觉得这个表情有点像……”喻文州将一切看在眼底,看到王杰希的表情有点耐人寻味。


“把女儿嫁出去却依依不舍的单身老父。”方士谦替他补充。




05




第八赛季的时候,微草来广州比赛,不知怎么地就谈论到了关于嘉世的问题,王杰希观察到黄少天的表情的确有一点变化。


“现在嘉世的副队刘皓一脸狼顾之相,现在叶秋在嘉世的处境很不好。”王杰希说。


像个神棍一样,黄少天内心吐槽。


“我看你总是盯着别人的说看,不会是真的如同外面所说的说法一样是会看相吧?”收下黄少天狐疑的眼神,王杰希解释:“我是没有看手相的这个技能的,但是我可以看姻缘。”


黄少天冷漠.JPG


“我知道你不信,所以我不说。”王杰希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你的姻缘快到了。”


黄少天刚喝了两口热牛奶,听到王杰希这话差点没呛住,“你说什么?”


王杰希淡定地说:“看你的手相来说,你的另一半年纪比你大,身高比你高,头发三七分,还是个男人,祖籍应该是北京,也是职业选手。”


“……瞎说什么呢,看手相还能看出头发是三七分,你是在逗我吗?”黄少天呵呵哒。


王杰希故作神秘地笑了一声:“我都明白的。”


“切。”


虽然黄少天不相信王杰希所说的,但是心里总是在意他说的这些话。


年纪比自己大那就是前四期出道的,三七分……他知道的三七分还符合条件的是……


黄少天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人的名字:叶秋,可是叶秋是北京人吗?不过他说的话的确带着一点京腔。


黄少天越想越在意,在他在意的时候叶秋就悄无声息地退役了,怎么样都找不到人。


好在叶秋找了他,不过只是打副本而已。


打完副本,黄少天重新戴上兜帽,再围上围巾。




“目前咱俩单挑的战绩是多少啊?”叶修问,表情带着笑意。


“啊……今晚的天气真不错啊!”黄少天的目光转向了网吧门外那漆黑不见的夜色,路边的路灯似皎洁的月亮,照亮了路边的人和事。


黄少天想起了王杰希说的话,命中注定的人,怎么可能啊,他呆呆地望了半晌后,黄少天的目光转会,神情郑重:“一定要回来。”


“那还用你说?”叶修说。


愣了一会儿,黄少天才缓缓地说:“突然想问你一个问题,你相信命中注定牵引的红线吗?”


“啊?”叶修一时间不知道该接他的话,“你今天这是怎么了?”


“没,没什么,有什么困难尽管和我说。”黄少天很认真地说。


“记得把我的吸血光剑还我,还有,两个小时的上网费,十块钱。”叶修伸出手。


靠!


真是毁气氛。


什么命中注定,王大眼那个家伙一定是在瞎说,他怎么会和这样子的人是一对,明明相性不合,十块钱都斤斤计较,我一定要回去打电话给王杰希,控诉他的胡说八道。


黄少天从兜里面掏出一张皱巴巴的十块钱放在前台,“十块钱给你,吸血光剑回头给你。”


黄少天看了叶修一眼,又转身鬼鬼祟祟地消失在了夜色当中。


叶修看着黄少天离开的背影,没有一时间回到网吧里面,若有所思。


少天他,刚刚是怎么了?




06




“我可没觉得我一定会输。”王杰希说。


“其实你知道的。”叶修淡淡道。


“垃圾话有意义吗……”王杰希说。


“有啊,你看黄少天。”叶修说。


叶修提到这茬,王杰希也是无语了,黄少天的垃圾话是他们微草的痛,不过转念一想,他又想到了一些其他的东西。


“叶秋,你信不信命中注定的红线?”王杰希的话从耳机传到叶修的耳朵中,叶修一愣,“你们怎么一个个都问一下虚无缥缈的问题?”


王杰希操作着手里的魔道学者,打出一个魔法弹,他开口,“你不是想问我为什么一直盯着你的手看?其实我是能看到你的姻缘。”


“你是当我傻吗?你看的是我的手背,怎么看到所谓的姻缘?”叶修君莫笑闪身一避,手里千机伞一抬打出一记反坦克炮。


王杰希操作角色避过君莫笑的攻击,“但是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看到你的姻缘线另一半是一个金毛。”


“……”


“还是个男人。”


“……”


“话很多。”


“……你别说是少天啊?”


“我什么都没有说。”


“呵呵。”魔道学者洒下寒冰粉。




决斗结束。


但是叶修却时不时想起王杰希说的话,也会想起黄少天,越想越多。


“干什么呢你,在发什么呆,客人在呼叫你啊!”陈果站在他身边,脸色不悦。


“不好意思,老板娘,我现在就去。”叶修走到呼叫客户的那边。


陈果留在原地,看着缩在最下面的新闻网页,黄少天?蓝雨的,叶修喜欢这位职业选手吗?






07




第十赛季结束,第一届世界邀请赛开始,王杰希自然也是其中之一,但是因为个人原因拒绝了国家队队长的位置,而最后成为队长的是喻文州。


但是国家队领队的位置不知道是谁,能对于他们十几个人‘全权负责’的人,他们不约而同想到了一个人。


“不会吧?”


王杰希坐在黄少天旁边,他又看到了黄少天手指上的红线似乎有抖动,“说不定是你命中注定的个人。”


“……瞎说什么呢?你每次见到我和老叶都说这句话,都几年了腻不腻啊?”黄少天完全不想理他。


王杰希正色道:“你们的缘分一直都在,你们迟早都会在一起的,我就是提点你几句而已。”王杰希看见黄少天指尖的红线越来越粗,也是明白,他们迟早会在一起,这两个人早就有猫腻,被他提点几句之后就一直在意对方,只可惜就是不捅破那层窗户纸。


“士谦退役了,我们的交流就很少了,如果这次来的真的是他的话,对于你来说就是一个机会,以后他真的退役了,一个在北方,一个在南方,再见也难。”


“王月老,你真是人生导师啊。”


“多想夸奖,如果你们真的在一起了,记得媒人费。”王杰希对他说。




来人果然是叶修,看起来还极不情愿的样子。


“以为我愿意来吗?都是被逼的。”叶修说,眼睛一直看着黄少天。。


“谁逼的,谁,站出来!”黄少天也不管王杰希了,几乎要跳到桌上。


“我们家老头。”叶修黑着脸说道。


“我们是指哪个我们?”


“我说的我们就是我说的我们。”叶修说。


“……”


叶修把资料放在桌上,叹气:“哎,黄少天小队员你的觉悟还不够,连我们这个意思都读不懂,到了国际比赛的WE,OUR,US就更加不懂了。”


喻文州插嘴:“更正,苏黎世是德语。”


“……反正是,黄队员我和你聊聊,给你解释一下这个‘我们’的真正意思。”


“……”草。




“缘分来了。”王杰希自己喃喃一句。


红线这种东西虽然虚无缥缈,但是真的能牵引一个一个有情人。


“我们先出去了。让他们好好聊聊。”王杰希率先表态,他们都在场,两人站得远,等他们都不在这里或许就站的近一些。


但是两个人的红线依旧存在。


王杰希跨出一步,不知道绊到了什么东西,往前扑去。


“哇,王队,平地摔啊!”一人惊呼。


王杰希懊恼地看着二人之间的那条红线,这一对也是厉害的,虚无的红线就这样把他绊倒了,看来离在一起不远了。


王杰希想起身,却看见自己的手指上缠着一根红线。


“王队,没有事吧?”喻文州的声音响起。


他顺着红线抬头,看见了喻文州的脸,笑得温和。






END.




部分语句出自原著。


——————


【已完结归档·临时】    【系列文·连载中·临时归档】




如果喜欢就来个爱心和评论吧。


么么哒。





评论

热度(16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