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王

▄█▀█●杂食

【叶黄】南腔

哼唧要更努力:

· 24k 北方人尝试挑战方言梗


· 就是个梗+段子,看看就好,求轻喷


 


 


每一个北方人心中,都怀有一个对南国的浪漫想象。


叶修不知道叶秋当初把离家出走的目的地选在杭州是出于无心还是有意,必须承认的是,当他第一次走出杭州火车站、呼吸着江南特有的湿润空气时,心中涌起了一股与他此行目的无关的激动。


如果叶家大少多生就一点文艺细胞,此时也许会背上一两首古诗词应景,什么“弱柳从风疑举袂”、什么“多少楼台烟雨中”之类的。然而,仅仅勉强完成了九年义务教育的少年只是抽了抽鼻子,把行李往肩头上一贯,四下寻摸一番拐进了街边一家小店,以一种十分符合北方糙汉形象的方式,庆祝了他与祖国秦淮以南地区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老板,开一台机子,包全天!”


这段辛密在若干年后的一次真心话大冒险中被人所发掘。旁人只当这是荣耀大神昔日沉迷网络的一则笑料,唯有土生土长的胶东汉子韩文清听后了然地点点头,说他第一次到南方城市客场作战时,也是把自己关在宾馆房间里,打了远超训练计划时长的荣耀。


十几年的老对手,第一次达成共识居然是在这种事情上,两家的粉丝若是知道,怕是要执手相对泪眼相望了。


 


其实依照叶修的个性,居住在南方还是北方对他影响并不大。他这个人,在吃上不挑,于穿上不讲究,终日宅在屋里,配上一台空调连气候变化都能忽略不计。唯一能让他对地理坐标有点实感的,大概就只有周围人的口音了。


叶修的杭州话启蒙自然是苏沐秋苏沐橙兄妹俩,尤其是苏沐橙。吴侬软语从女孩子嘴里讲出来,总有一种别样的柔美;句尾惯爱加上一些语气助词,叮铃铃滴溜溜,好像一串小铃铛。


然而叶修对这份方言的好感不幸毁于一次旁听杭州大妈吵架。诚然无论在哪种语言里,市井中的争吵总是最不堪入耳的,但是那次骂战的惨烈程度还是大大出乎叶修的预料。要知道北方大妈吵架比的是音量,而江浙一带的大妈比的就是音调了。两边拉开架势,声音一个赛一个的尖利,还要以茶壶式单手叉腰顶着丹田,比副本队里最精明的指挥更懂得效率最大化。如果说沐橙那样的小姑娘说话像金铃铛,那么那群大妈的嗓子就像是装满了一麻袋的烂铜片,还要拎到你耳朵边上使劲晃荡。这种体验,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住的。


自那之后,叶修看向苏沐橙的目光都带上了一丝惶恐,好几次在饭桌上欲言又止,明里暗里向苏家兄妹推广普通话。


 


叶修本以为他对于南方的情怀也就到此为止了,直到他遇见了来自更南方的蓝雨战队。


蓝雨的主场在广州,队员们哪怕不是本地人也多少会说一些粤语。相比于普通话,粤语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另一门语言了,不然英文里也不会单给它取一个特别的名字叫Cantonese。好在蓝雨的队员们出门在外讲的都是普通话,不然副队长吴雪峰领着嘉世众人赛前赛后握手时都得抓瞎。


叶修对于粤语的初体验,不出意外地来自赛后选手休息室里、对着回放录像侃侃而谈的某个青训生小话唠。虽然叶修听不懂这位小兄弟具体说了什么,但从他周围人的表情来看,估计也不是什么发人深省的感言。坐在他旁边的少年低低叫了一声“少天”作为提醒,结果被那人瞪着眼睛以十余倍的话量怼了回去。


“咩啊,你讲咩啊?叫人哋又唔讲咩事,都唔知咩人嚟嘅,日日都唔知惗紧啲咩。”


一个一米七多的大小伙子,张口闭口一连串的咩,尾音拖长了还带点拐,活像是跑过去了一群大白羊。对此,叶修脑子里只闪过四个字:卖萌可耻。


可耻就可耻吧,反正确实挺萌的。


 


直到后来,叶修陪着苏沐橙看了港版《赌神》,发哥纸牌一撵嘴角一挑,言谈之间满满的酷炫狂霸拽,叶修这才意识到自己对于粤语的印象大概是有点跑偏,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像某话唠一样,把粤语讲出疯狂动物城的既视感。


再后来,叶修发现自己当初所感受到的那份“萌”并不是来自于粤语,而是那个叽叽咕咕说个不停的黄少天。


 


这话要是放在第四赛季之后说出来怕是没人会相信。


黄少天是谁呀,能把剑客玩出刺客的冷冽决绝,同时又兼具了狮子般锋利张扬的攻击性,更不要提他那前无古人以后大概也不会有来者的刷屏功力。跟他对战的人,一场下来往往比打十场还累:既要防着不知来自何处的一剑偷袭,又要被满屏幕的垃圾话吵到头大,简直是生命不能承受之痛。这样的人物,谁敢当他是只好欺负的绵羊?


偏偏叶修就敢。许是第一印象的作用太过于强悍,无论夜雨声烦在场上出手多么狠辣精妙,落到叶修眼里,都化成了昔日的赛后休息室里,那个有着软绵绵嗓音的小朋友。


有一次队内会议观看蓝雨比赛录像,嘉世众人们一脸沉痛地看着对方选手在夜雨声烦的剑招和垃圾话的双重攻势下节节败退,却听叶队长忽然“噗嗤”一乐。面对大家探询的目光,叶修有点尴尬地摆摆手:“没事儿,我就是看这小孩儿的垃圾话还挺逗。”


垃圾话逗不逗的大家没品出来,叶大队长的脑子肯定是秀逗了。


 


正式出道后的黄少天很少在公共场合说过粤语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语言嘛,说到底是一种交流工具,能让更多人听懂才是重点。黄少天说起普通话来并没有一般广东人常有的前后鼻音不辨、平翘舌音不分的通病,大概是话多的习惯让他有了足量的锻炼机会。虽然微草粉丝们常常扬言,蓝雨副队绝对是为了将垃圾话的攻击范围最大化才特意去学习的,实可谓用心险恶。


不论外面怎么说,黄少天犹自我行我素,用他远超常人的语量挑战着全联盟的神经以及记者们的录音笔电量。他说普通话的语速一点不比说粤语时候慢,偶尔爆发起来甚至还能更快,连带着声调也会稍稍抬高一些,叽叽喳喳的,好像某种聒噪的鸟雀。


不过叶修还是更喜欢他讲粤语时候的样子,听不懂也喜欢。那时候的黄少天周身气质都不一样了,像是回到了自己的主场,敛去了几分张牙舞爪的攻击性,又平添了一股子潇洒和从容,整个人都变得更加放松、更加轻快。


更像大白羊。


 


再次听到黄少天讲粤语是某次全明星结束后的KTV包房。一群人闹闹哄哄的,也不管是谁点的歌,反正谁捡到话筒谁就唱。肖时钦拿起话筒的时候正好赶上一首《K歌之王》,只好硬着头皮模仿粤语发音,黄少天在一旁笑得打跌。


“北方人走开啦,我来给你做示范。”


不得不说,粤语在唱歌上是有先天优势的,光是音调的变化就比普通话丰富上许多,谱上曲子更显得宛转悠扬。用词差异所带来的新鲜感,更是惹得人心痒痒。再加上黄少天本身嗓子不差,一首情歌被他唱出来,每一个缱绻的尾音都像是安上了小钩子,钓上来的鱼儿姓叶名修。


叶修不知道后来他和黄少天在一起,那首粤语情歌起到了多大作用。但是他始终清楚地记得那天,黄少天屈着一条腿坐在点歌台前,睫毛微微垂着,手指在膝盖上轻轻点着打着节拍。旋转的球灯在他身上投下点点亮斑,有一种近乎暧昧的浪漫。


 


“老叶,你今天晚上怎么净点粤语歌?点完你又不唱,把话筒全丢给我是几个意思?”


“喜欢听又不会唱呗,正好让你发挥一下特长。”


“我没听错吧?你刚刚是在夸我唱歌好听?哈哈哈哈算你有眼光!怎么样,要不要天哥来教你唱粤语歌啊?包教包会。”


“不要,麻烦。”


“喂!你这人怎么一点都不配合的啊!不行不行,我还非要教你不可了。快说快说,你想学什么?广东话日常用语一百句也是可以的啊。”


“那就……‘我喜欢你’怎么说?”


“哦钟意你。”


“再说一遍?”


“哦钟意你。”


“再说一遍?”


“哦钟意你。”


“再说……”


“我靠!就四个字你还要听几遍才能学会?这个学生太笨,不教了不教了。”


黄少天气鼓鼓地走掉了。扭过身的时候,可以看到发间支棱出来的耳廓上似是有一层薄红。叶修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脏像是被某种柔软的力道撞歪了,半天正不回来。


 


他们的关系无疑是对手。


即便抛去战队立场不论,他们两个之间也有太多不一样的地方。从出身到性格,从队内职务到战斗风格,就好像在荣耀里一个用剑一个使矛,连职业系都跨着。每次粉丝们做职业选手的相关分析汇总,除却“五圣”这一栏,几乎再没有可以把叶修和黄少天两个名字并排放在一起的场合。


他们同时也是朋友。


不为人知的小号里,竞技场数据一丝不苟地记录着他们共同度过的时光,若是公布出来,保准能惊掉一群人的下巴。黄少天从不掩饰自己对于叶修的欣赏,虽然他大骂“叶修混蛋”的次数恐怕比联盟其他人加起来还要多。叶修也清楚这人不过是嘴硬,每每当他遇到困难,联盟剑圣立马化身最忠诚的召唤兽,一颗真心赤诚得烫手。


最好的对手与最好的朋友,如此完美的组合,所以即便是生出了想要与之共度余生的念头,也是情理之中的吧。


 


在一起后的日子幸福得顺理成章。


他们一起牵手,一起散步,一起重复着所有情侣都会做的蠢事,然后一起傻呵呵地乐在其中。


他们也会一起看电影,有时是去电影院,但更多时候是从网上下载下来,两个人挤在暖暖的被窝里,对着笔记本电脑的小屏幕边看边吐槽。


叶修偶尔会冷不丁地按下暂停,一本正经地指着某一句台词问黄少天:“少天大大,这句话用粤语怎么说?”


黄少天有时候会给他翻译,有时候则是不耐烦地扒开他的手,抢着去拍空格键。


“干什么干什么,剧情正演到关键呢,你不要在这时候打岔!”


“你之前可是说过要教我粤语的,不许耍赖啊。”


“我明明还说了你这个学生太笨,怎么教都教不会,老师罢工了。”


叶修两手一环紧紧箍着他,压低了嗓音故作威胁:“咱们可不是老师学生的关系。你是我的男朋友,哪儿来的罢工?”


黄少天被他逗得发笑,却硬要压着嘴角、挣扎着说出经典台词。


“你和我在一起根本不是因为爱我!你就是为了学粤语!”


 


和黄家父母的会面完全是一场意外。


当时黄少天正半躺在床上和爸妈视频聊天,戴着耳机叽叽咕咕地讲粤语讲得飞快。叶修以为他又在直播间里陪粉丝们聊天了,于是便大大咧咧地走过去,很自然地搭上黄少天的肩膀,在他的头顶亲了一下。


等叶修抬起头看见屏幕里一对神情错愕的脸,心里登时一个激灵,有生以来第一次痛恨自己的手快。要知道,他的一只手已经摸到黄少天T恤的下摆、正要往里面钻呢!


好在黄少天很早就向家里表明过性向,黄父黄母对于叶修的别情况的接受程度还算良好。不过,针对未来儿婿的“拷问”还是必不可少的。黄少天拔了耳机打开免提,把镜头对准了脊背僵硬双手放在膝上、坐姿标准宛如小学生的叶修。


黄少天的父母在广州生活了大半辈子,日常交流说的都是方言,普通话水平实在不敢恭维。鹅是鹅,二也是鹅,听得叶修一头雾水还不敢多问,连蒙带猜的,聊天聊得战战兢兢,时不时朝黄少天投去求助的眼神。最后,笑够了的黄少天终于良心发现,把叶修从“煲冬瓜”中解救出来,将手机转向自己,又用粤语说了好几分钟才挂断视频。


叶修单手揉着太阳穴,缓了良久才闷闷开口:“其实我还是应该学几句粤语的。”


“嗯?就为了和我爸妈说话?”黄少天丢下手机凑过来,在他的额角落下安慰的一吻,“没关系啦,他们不介意的。而且他们早就在电视上见过你了,对你印象很好的,挂电话之前我妈还夸你来着。”


“可是有一句话,必须要明明白白没有歧义地说出来才行啊。”


“少天儿,教教我。‘请把你们的儿子嫁给我’用粤语怎么说?”


 


 


 


End. 


 ————————————————————


好多“咩”的那句话来自灯青太太!当时就觉得可爱翻了,不行这么可爱我一定要攒出一篇段子来www


附上翻译:什么?你讲什么啊?叫我又不知道要讲啥事,都不知道什么人来的,天天都不知道在想什么!


之后可能大概也许会再写一篇联动的,讲讲老叶的京腔。这回倒是没有语言障碍了,然而就是因为太熟反而get不到京腔的苏点,尬了个开头怎么看怎么像说明文orz


 

评论

热度(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