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王

▄█▀█●杂食

【叶黄】身外物

公子甜白°:

 *原著向 非连载式日常


*同系列可戳  感jio和俗世人这篇很搭




01




长微博编辑模式:


 


hello大家好!我是蓝雨战队,剑客夜雨声烦的操作者,黄少天!


哈哈哈,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觉得上面这段很熟悉呢?


其实是我出道的时候,第四赛季那年第一次上场的时候的开场白!稍微改了那么一丁点。


说起来还要感谢队长帮我回忆起来,那么久以前的录像都还存着真是太感人了!他可是把我们蓝雨每个人的比赛录像都分门别类、好好保存的哦!


我偷偷看了一眼,连训练营时期的都有,队长啊,这种黑历史还是快删掉吧!!!一点也不想看到以前犯低级错误的自己啊!


 


咳咳,好歹挂着感谢信的标题,我还是说点正事吧。


今天的比赛已经结束了,对蓝雨而言,这个赛季也已经彻底结束了,很可惜止步四强没能继续走下去,不过以后还会有机会的!


我们蓝雨那么强,再拿几个冠军完全不成问题的!


不过,这之后的冠军奖杯可能我就摸不到了,有那么一点不甘心诶,队长队长,我以后可以偷偷跑回来摸奖杯吗?


一下子就过去了十年,玩一款游戏玩了十年,乍一听还挺不可思议的吧,但是又觉得还能继续玩下去。


退役之后我可是还会在网游里虐你们的哦,欢迎来捕捉哈哈哈!


 


按照老叶的说法,其实我们职业选手的每一场比赛都是为了自己为了战队去打的,残忍地讲,确实没有为粉丝打比赛那样的说法。即使每次都会说一点模棱两可的场面话,但这就是事实。


不过啊,如果没有粉丝的支持,也不会有现在的我。虽然我是为了自己和蓝雨的未来而努力了这么久,但毫无疑问,能走到今天一定是不能没有大家的。我没有老叶那么无所谓、看得开,如果有人愿意一直看着我鼓励我的话,能懂得我所付出的努力,那一定是开心的。


 


再多也不知道该怎么讲了,每一场比赛都会专门说几分钟来感谢粉丝,说的次数太多了。发布会的时候也临场发挥地讲了不少,你们都有看的吧?


结果到现在这种重要时刻反倒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哎,你们不许吐槽说黄少天竟然也会没话讲啊。这很正常的好吗,我也不是一直话唠的,这句不接受反驳啊!!!


总而言之,一直以来,非常感谢大家!


 


感谢魏老大和方队带我走进蓝雨,感谢文州、郑轩、景熙、李远、宋晓、瀚文,以上排名不分先后噢,还有于锋同志虽然你中途跑路但你黄少还是不会计较的。


也感谢每一位交手过的对手!(太多了真的一个一个不想数,你们自行对应哈)


 


魏老大看到这些肯定要说我矫情了。


不过我今天就退役啦,难得煽情一下也是情有可原的嘛,是吧是吧是吧!


这是最后一次以蓝雨战队黄少天的身份跟大家说话了,过去的十年里我在蓝雨完成了很多,拿过冠军也试过输得憋屈,还幸运地和其他选手一起去世邀赛捧回一个冠军。


换成十几年前的我恐怕根本想不到自己能走到这一步,所以真的没有遗憾啦!


以后还有更多的事情想去做,可能会去大学混个毕业证,也可能继续做荣耀相关的工作吧!一下子空闲下来,好不适应啊!总觉得明天还有训练似的。


一下子又讲了不少,再多你们就要没耐心看了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背后怎么吐槽我的哦。


就说到这里吧,挺晚了,大家都早点休息!


蓝雨战队黄少天,在这里就跟大家说再见啦!丨


 


 


敲下最后一个字符,黄少天粗粗浏览了一遍,顾不上什么措辞,啪地搁下鼠标,继而仰面靠在椅背上,松松垮垮地伸了个懒腰。


几个小时前和微草的比赛似是历历在目,他眨了眨眼,都结束了。


不只是这一场,是从此以后。


——“写完了?”身侧传来家居鞋趿拉的碎响。


叶修走到他身后,随手扒拉了两下他的刘海,单手撑在桌面,绕过黄少天的身体摸到鼠标,俯身去看屏幕。


“瞎写的,不好看。”他复又振作,在叶修双臂的狭小桎梏中灵活地溜出来,匆匆丢下一句去洗澡,下一秒就跑没影了。


 


02


 


从黄少天打开电脑到他此刻的溜之大吉,统共不过十几分钟,叶修几乎要怀疑,他的手速压根还没到需要退役的程度。


没看得多仔细,鼠标滚轮咔啦咔啦地来回了两轮,随手替他删了个多余的逗号,叶修点击发送,切了自己的号点个赞,然后在消息提示爆发式轰炸之前,退出微博界面。


 


季后赛第二轮第三场加时赛,蓝雨客场对战微草,叶修当时是在场的。


距离他退役过了几年,世邀赛时作为领队又不曾上场。此间荣耀粉进进出出地过筛,能在观看关键比赛时还顾得上察看坐在身边的人,是否是往日大神的观众,实在是少之又少。


这一场蓝雨输得不意外,叶修心里明白,擂台赛相差了一个人头,这点差距近似于无,但团队赛……


不得不说高英杰在王杰希退役后,当真稳稳地接住了微草的担子,这两年又收纳了几位不错的新人,团队风格同过去由王杰希支撑的微草相比,可谓是焕然一新又保留了微草以魔道为主的特质风格。


而蓝雨的两位王牌都已是职业生涯末期,尽管喻文州不必为手速所困,但年龄的增长既储满了经验也不可避免地沾染了疲惫。精神,体力,都在节奏被刻意引快的团队赛里,飞速消耗着。


最后的比分是11:9,在外行人眼里,的的确确是失之毫厘的惜败。


 


而在比赛结束后的记者会上,黄少天从喻文州手里接过话筒,答非所问地交代了自己将在本赛季后退役。


冠军尚在角逐的路上,十四赛季迈入尾声,而蓝雨的这个夏天已经结束,他所说的,昭明了从自己走下比赛台的那一刻起,就回不去了。


力不从心的说法着实酸涩,所以黄少天尽量回避,不让自己往这样的方向去想,也不去接记者骤然犀利的话茬。


幸而有喻文州和卢瀚文在侧,一个谈笑间打着马虎眼,笑得温润却密不透风,另一个主动出击,顺理成章地接过他手中的话筒,挡在黄少天的身前。


这位联盟史上出道最年轻的选手,去年就在蓝雨度过了他的成年生日。逐渐也能够独当一面了。


于是黄少天理所当然地沉默了大半的时间,他的发言不短不长,不卑不亢,没有伤春悲秋,也不去提过去的辉煌。


那是早已揣摩过无数次的腹稿,电竞选手的职业寿命短,所以人人都知道会有早早离场的那一天。


而机会主义的打法追求爆发和高效,对于职业选手而言,着实是很消耗的打法。能够撑足十年才退役,已经是得益于日复一日的手部保养和锻炼了。相比于王杰希,纵使他中途改换了魔术师打法,也在两年前出现状态下滑后,果断地选择了退役。自己已经算是幸运的。


这一点黄少天心里很清楚,他也一向很懂得知足。


所以这一封长微博的信件,通篇活泼而克制。仿佛只是总结了十四赛季的得失,下一秒他就会回到蓝雨继续发光发热似的。


 


而剑圣的名头渐渐难以副实也是真的,手指僵硬和头脑发昏的知觉一日较一日强烈,好在终究及时止损。


不至于——


黄少天抬起头来,眼前不断此起彼伏闪烁的灯光印得眼球发干发涩,不至于给队友制造太大的麻烦。


好歹走得漂亮些。


 


03


 


这个澡洗得有点长了。


叶修没有催他,回了喻文州几条消息之后就关了电脑,去房间外的洗手间翻找出吹风机,想了想又在冰箱里盛了杯牛奶,在微波炉里热得微烫,一并搁在床头柜上。


随后才慢吞吞地走回卧室,从右边上了床。“啪”,关了灯,只余左侧磨砂门里拉长的昏黄灯影,堪堪盖在被褥上。


黄少天拉开门,腾着一身热气,问他怎么关了灯。


他坐在床边,接上电线,背对着叶修揿开吹风机的开关,单手翻动湿发。于是盛满屋子的不只是那伶仃的光影,叶修靠在床头,从背后看他。


鹅黄色润了黄少天的湿发和脖颈,乃至凌厉的肘线和流畅的腰身。


“发了吗?”他像是后知后觉,短暂地关闭几秒。


“嗯,发完就关了。”叶修掀开半边被子,蹭到黄少天的那块儿领地去,不断卷出湿热空气的脊背近在咫尺。


 


后腰突然顶上了什么,腹前也已横了一条手臂,且徐徐收紧。


咔,黄少天心里一颤,牵连了敏锐的指尖做出操作,屋内唯一的响动突兀地熄灭。


手足无措的慌乱在二十四小时内再次触发,他僵硬地搁下手里仿佛千斤重的物件,叶修这样从背后,近乎单方面桎梏地拥抱,让黄少天久违地生出,——啊,这家伙总是能出乎人的意料,甚至感到惊艳。


明明此时最需要安抚的是自己,怎么他,偏生抢先一步撒起娇来。


这又不是抢boss刷稀有材料,到底什么时候肯给我让个先?


黄少天哭笑不得,扯开凝滞的嘴角,灌了口手边的温度正好的奶。


“要喝吗?”他单手覆在叶修的手腕,恰好卡在腰眼的位置。


那双手闻言一松,顺着黄少天的胳膊向上,在肩膀处轻轻借力。轻而易举地就吻到他的嘴唇。


 


04


 


最后是叶修接替了摆弄吹风机的任务,他跪坐在黄少天背后的床铺上,立起上身的高度恰好顺手。


黄少天一口接一口地啜着睡前牛奶,后头顶着热风,不敢过分抬头,像小鸡啄米似的小心翼翼。不时扫过耳畔和后脑勺的温热卷得一阵阵酥麻,黄少天眨了眨眼睛,在心里数着上一回,上一回叶修这么主动服务是怎么样的辰光。


这样很好。


他适时舔去唇边的奶沫,不给叶修留下偷袭的机会。


放下了杯子的双手空闲得要命,便想要悄悄回头去看背后的正主,结果被叶修不轻不重捏在了脖根,低声在耳边嘱了句别动,黄少天只好状似萎顿地缩回去。


他不由得在心里咕哝,一点也不可爱。


 


不过也是,多大的人了。


 


黄少天在结束后的第一时间转过身,对方猝不及防,且顾着丢开手中的电线,他这一扑几乎把叶修仰面按倒得动弹不得。


他挤进软枕与叶修脖颈间的凹陷,磨蹭,不带情欲的纯粹亲昵,嗓音里滚落温热的奶香。


“老叶啊,你看我这么萎靡不振又心情低落的,不如明天早饭就你做呗。”


换来叶修在他肚子上,半摸半掐了一把软肉。


 


05


 


黄少天出去洗了奶杯刷了牙,回来顺手关了房内洗漱间的灯,床上的叶修已经半闭眼睛昏昏欲睡了。


他在黑暗中摸上床,在叶修怀里打了个转,从他背后的床面抄起薄被的一角,手腕一抖盖在两人身上。六月出头的北京,夜里存着几分凉,于是他攥了攥手,觉得空泛又去摸叶修的。


常规赛收官的那几天恰好赶上叶修生日,山就不了水,当事人干脆利落地自己打包上门。还记得提前知会喻文州一声。


最后一场比赛的成败并不会影响蓝雨第五的排名,几句寒暄之后,蓝雨队长就放了行,只叮嘱了叶修几句别伤着自家王牌,虽然今非昔比,黄少天始终都是蓝雨的招牌选手,仿佛只要他还在场,斩断来敌的剑刃永远锋锐无匹。


事实证明是喻文州多虑了,怎么说都是大人了,既不是第一回谈恋爱,也不是刚迈入热恋期,叶修是借着自己生日的名头,来看看黄少天的,还真没打算玩点什么花样。


总局那边的假不难批,这不冯主席还在位吗,他看惯了叶修折腾,这么点小事哪里能跟他过去中途“换名”来得更刺激呢?


黄少天兴致不高,叶修看得出来,但凡是个职业选手,都没办法在做出退役这样的决定后,仍然没心没肺。


哪怕是黄少天,哪怕他强打起精神,扯了扯叶修臂弯的衬衫褶,语速不减当年地给他讲俱乐部附近的美食街,也遮掩不了嗓音里晦涩的喑哑。


叶修不动声色地拧眉,却在男朋友的视线扫过来时迅速恢复正常,由着他且哄且拽地带着自己走。


 


06


 


那晚黄少天跟着叶修回了酒店,吃饱喝足且沾了一身的油脂肉味,他一进门就扒了薄外套冲进淋浴间,差点糊在插了卡、正回头看他的叶修的脸上。


常规赛收官在即,季后赛的赛制残酷,既然决定了要以这个赛季作为终点,那么细细数来,自己能上场的次数俨然寥寥无几。


微烫的水流冲打在黄少天的手心,他淋湿了浑身,却没脱干净衣服,白T和九分裤湿巴巴地粘在皮肤上,沉得像是要把他往下拽扯。


——像是要将黄少天从他习惯的生活里彻底地掰扯出去。怕外面的叶修多心,黄少天攒着手心叹了口气,就开始跟扒在身上的衣物作斗争,以洗澡的名头,足足折腾了自己二十分钟。


没多久,他就开始觉得精疲力尽,草草抹了酒店供应的洗发水和沐浴露,含混不清的香气几乎熏得黄少天眼睛疼。


 


于是叶修抬头看见的就是这么一个红了眼眶的男朋友,见他看过来忙不迭摆手解释、张口瞠了半天的黄少天,干脆啪嗒啪嗒踩着湿拖鞋走过去。


他灵活地绕到床的另一边,刺溜钻进去。眼疾手快地拽了叶修的手,黄少天一个回拉,就把叶修按倒歪在自己身边。


“哎,我还没洗呢。”叶修意欲挣扎几秒,全数被剑圣和他的亲吻镇压。


“明早再洗,我又不嫌弃你。”黄少天在里头吹了半干的发丝擦过叶修的侧脸,似有若无的水痕很快蒸发,一动就扯出微弱的紧绷的干涩。


顾及黄少天的体力和状态,叶修自然是眼观鼻鼻观心地什么也不多干,衣服上沾了些许奶油,——那是黄少天非拉着他去买生日蛋糕摆在饭桌时蹭上的,他干脆在被窝里脱了上下,任由黄少天四肢并用地缠上来,被温暖的混着甜香的气息充斥了一整夜。


 


07


 


说起来也不过是一月有余,怎么偏生出恍若隔世的幻觉。


叶修在黑暗中无声地睁开眼,大抵是黄少天一如既往的豪迈的睡姿触发了回忆开关,又或者是自己被这家伙藏不严实的难过所感染。


不过啊,不过。


黄少天其实看得很清楚,他至多难熬了几个钟头,在最胸堵难言的时候学着一如往常乐观话唠的自己的说话方式,彻底告别战队和粉丝,这之后他头也不回地跳到另一头的叶修面前,依旧可以睡得安稳。


他们在一起很久了,久到蓝雨众人对他们二人的私处习以为常,久到追溯的初识已经渐渐模糊,久到亲吻和做//爱都变得顺理成章,羞赧与情话尽是助兴,久到回头看去,已经无所谓来路和归途。


追逐荣耀的路渐渐驶入终站,以往的胜负恩怨和热血徜徉都可以一笑了之付作谈资。


 


而轻装上阵的叶修和黄少天,还有大半辈子那么长久。




end




*日常的老夫老夫模式叶黄


*感谢喜欢 渴望爱的评论和热度(o゚▽゚)o


日常广告:《日久生情》的余本链接戳这里本宣可戳

评论

热度(505)

  1. 大王甜白呀° 转载了此文字